0

由愛情經驗出發:亞氏保加大學生的成長與生活輔導 作者KC

IMG_4757.JPG
Image source: my.englishclub.com
老師:我知道你剛開展了亞氏保加大學生的服務計劃。而主題是由”愛情”入手,可否形容一下?

K: “從愛情方面入手” 只是我現時對亞氏保加大學生身心健康發展指導的其中一部分。

由於我在大學主修心理學,並有一個相識多時而大家感情發展穩定的女朋友,過著數年 「長期分隔異地的戀情」, 彼此都還能保持感情愉快。這樣背景造就了我擔任朋輩之間關系與溝通 (包括友情,或男女感情) 的調解與輔導者,一些朋友或舊同學往往”看中”我的心理學背景加上這些調解紛爭的經驗會找我幫助。值得一提的是,我發現有些朋輩之間的”感情糾紛”正正就是建基於其中一方 (甚至雙方) 帶有亞氏保加症的特質,他們情感/溝通上的缺陷往往在深層次交往上 (例如大學生活的舍堂關系、兄弟決裂、情侶不和等)顯露出來,漸漸引發至一連串的感情與友情疑惑。而我以朋輩的身份耹聽和調解這種糾紛,一方面減少代溝的出現,同時我的個人經驗與心理學專業知識亦有助我協調制造出一個有效、雙贏的局面。

老師:這確是一項重要的服務計劃啊!那麼除了朋輩之間的 “衝突調解員” 之外,你還可能怎樣幫助他們?

K:俗語有云: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很多時候,朋輩的衝突、糾紛只是一個問題的開端,我當然不能排除好些問題是單純出於彼此之間性格不合、價值觀不相同而產生。但每當這些問題剛好是源於一方/雙方之間的亞氏保加特質而起,我所擔當的任務就不再限於解決當前這朋友/情侶間的紛爭,而是長遠的身心與個人發展上的生活輔導,從旁尋找問題的癥結所在,慢慢重建他們的溝通能力、人際關系技巧,令他們的生活重回正軌。最後,不只是幫他們挽回差點爆發的愛情危機,往往亦能預防友情以至工作間人際關系的衝突。

老師:你的服務計劃涉及個人多方面的成長與發展,很有意義。你有什麼發展策略?

其實早在我大學生堐期間已經開始我作為輔導者的角色,在朋輩間至今已處理過幾次源於亞氏保加特質而起的衝突、糾紛。而我尚淺的年齡正好為我提供了莫大的優勢,能夠變成一位亦師亦友的角色,使我能夠準確地提供適合於他們這種年齡層的溝通、行為意見,符合這年齡層的生活方式與價值觀。

0

《轉載》好書推薦《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給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兒童的158個社會性故事》

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給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兒童的158個社會性故事》。

如何教育要求完美的孩子容許錯誤

大部分的人會試著正確地回答問題,試著想些好點子,以及嘗試著對的事情。但是無論人們怎麼努力,他們還是可能會犯錯。犯錯也是地球上生活的一部分。
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1
孩子害怕或拒絕改變,《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書中有好幾個方式可以鬆動他的固執,【讓他學習接受改變】。

請為您的孩子修改甚至重新打造適合他的社會性故事。今天花媽舉書中的兩個例子【時間無時無刻都在改變】跟【青蛙】為例。

【時間無時無刻都在改變】

白天會變成晚上,晚上會變成白天.就好像紅綠燈會從綠燈變成黃燈,再變成紅燈一樣。我周遭的改變也會隨著我睡覺、工作和遊戲,從我起床到我上床睡覺一一的發生。

白天轉變成晚上,晚上轉變成白天.改編在我周遭發生,但又好像是靜止不動的。

真的會造成我困擾的,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改變.而所有的改變形成我的日常作息。

…………………………………………………..

【我們身邊的「蛻變者」-青蛙】

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2
生活中充滿了許多真正的蛻變者.他們遵從生物界預定的計劃,改變他們外在的樣貌.例如,青蛙是個真正的蛻變者.他的生物週期有三個階段.他的第一個階段是以卵的形式被產在水裡。

卵被一層特別的膠裝物包裹著.但卵的形式的時間不長。第二個階段,卵孵化變成蝌蚪.第三個階段是青蛙.人們常認為青蛙是綠色的.青蛙也有其他的顏色.有些青蛙會變色.青蛙下蛋、但變成蝌蚪,然後變成青蛙。

有些在我們身邊的改變真遵照著預定的安排,重複的發生.這些安靜的轉變是地球上生命延續很重要的一部分.

…………………………………………………..
第7章 霸凌:該怎麼思考?該說什麼和該做什麼?
故事74 認識霸凌
故事75 什麼是霸凌?
故事76 哪些學生會霸凌其他同學呢?
故事77 我的團隊
故事78 學習對霸凌做回應
故事79 回應霸凌企圖時,該怎麼想?
故事80 回應霸凌企圖時,該說什麼?該如何說?
故事81 回應霸凌企圖時,該做什麼?
故事82 我的團隊知道如何回應霸凌企圖

P.164-183

社會性技巧訓練手冊3
0

《網站分享》我自閉 – 我終於找到地球人

網站分享﹣我自閉﹣ http://iautistic.com/chinese/

網站分享﹣我自閉﹣ http://iautistic.com/chinese/

什麼是自閉症?

請按此處瀏覽一個富詩意的解釋

假如世界是個舞臺,而我們都是演員,那自閉人士就是停下來看我們表演的路人。對他來說,地球人行為古怪,時常有無味的煩惱,喜歡使用茅盾的面積來影視真相。看著地球人的路人實在難以理解:“為何為了討好他人而出賣自己說出謊言?”
“即使壽命短章而時間有限,但為何地球人時常喜歡浪費時間應酬他人,而不去改善自己?”

這時,有位演員請他上臺表演。
“我不知道如何表演!”“照做就行!”
“但是我不明白你們的文化!”“即興表演就行了!”
就這樣,糊塗的新演員猶豫不決地踏上舞臺。

他對劇本毫無所知,但導演仍然保持沉默,不給任何指示。因此,他覺得很不自在,不肯參與那些荒謬的社交禮儀。笨手笨腳的他不知如何隨著古怪的地球音樂跳舞,一直與其他演員相撞。最終,他覺得很尷尬,似乎成為了受大家嘲笑的目標。

請他上臺的演員不停地搖頭。
“真是的!你得學好如何演戲。”
“但我對演戲毫無興趣,只想在台下觀看演出。”
“少說廢話!現在你必須集中精神,好好演出。”

就這樣,新演員在地球這個龐大的舞臺一直迷糊地摸索;被社會強迫過著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扮演一個不清不楚的角色,參與一些毫無意義的活動。其他演員很快就給他取了個外號:自閉患者。

 

不同種類的自閉症

自閉症對個人的影響可謂因人而異,其中有很輕微、也有很嚴重情況,且有不同副類別。由於自閉症人士看來與非自閉症者無異,亦無身體缺陷,別人很難去體諒這「隱形」障礙。

在1943初發現此症狀,如今專家們已把自閉症分門別類,包括:自閉症障礙(一般是較嚴重的)到亞氏保加症(一般是較輕度和高能力程度的)。由於不同自閉症者各有其獨特樣式,專家用「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來包括所有與自閉症有關的障礙。

 

碰到的障礙

對時༳的問題:他們可能只懂得「現在」的時刻,由於缺乏主觀之個人歷史,不能從過往的經驗中學習。他們經常對將來有所恐懼和憂慮,因為無法以直覺本能去預計將發生的事情。他們無法能夠一時間移心轉念應付多宗難以逆料的情況,又不懂得分配空閒時間,遂養成重複刻板習慣。

空間的難題:他們只靠兩維視覺觀感,難以把位置、形式、質感聯繫起來,或有可能因為對身體覺察力差,甚至不覺得自己軀體的存在,以致肌能活動的控制亦有困難,難以判斷如何可以穩握物件。

情感困難:許多自閉人士感應和意識情感的能力比非自閉人士差勁。就算察覺了強烈的情感,也不知如何處理。因沒有了朋友和家庭成員之間 的親密感,他們只能建立交易型的關係。高功能自閉人士時常應用智力來取代自己不可靠的情感直覺。他們能觀察不同的社交情況,分析系統如何操作,然後建立一 個各種不同該如何反應或應變情況的規則。

高度依賴邏輯並不表示他們缺乏情感。理智是有限的:如果心情壞,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或碰到對自己陌生的情況,可能情感會失控而表現出來。依賴邏輯也很費神;就算能夠應變正常社交生活的自閉人士也很難應變長時間的親密關係。

「人性自我」之困難∶「我」、「他人」、「一族(一群人)」、「(人性)意向」、「感情關係」對他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事;他們只能從交易角度去了解關係。他們可能完全不覺得家庭成員和友朋之間的親切和眷戀之情,既沒有「主觀之個人歷史」可供借鑑,別人的意圖對他們來說更是高深莫測了。

感官知覺的問題:對世界缺少一種連貫性的知覺,他們只有零碎的意識經歷;有些時候,他們會在不知不覺間聽漏了說話的一部份,令人以為 頗不專心。他們可能缺乏了感官和情緒上的享受樂趣,生活只是令他們沮喪的連串瑣事與妥協。即使普通不過之刺激—如:光管中隱隱閃爍、濃烈香水味、繁忙的車 輛噪音—都使他們感到難受。

說話的困難:由於說話需要口、舌、喉和肺部的功能協調,他們欠缺身體直覺感應,便有困難說話,甚至不能言語。也由於缺乏人際間直覺,他們談話內容亦僅限於說出他們所想、所做、所見、所知的,無意去影響別人。

閱讀更多……

來自: http://iautistic.com/chinese/

0

Influence of a good teacher

IMG_4211.JPG
Image source: Synapticsparks.blogspot.com

It is the first session of this academic year that Mrs K comes to see me with her 9 year old boy, D. He is a gifted child with multiple exceptional needs including social attention, cognition and execution.

Unlike last few years, Mrs K is filled with peace and hope as she talks about D’s performance in the new school term. Before, she was anxious about various adaptation problems of her son. For example, he would scream when there were changes without advanced notice. He disliked following classroom rules especially those were different from what he had before. During group work, he had a hard time to accept the choice of group members. He would then felt desperate, burst into tears and made a big scene. In retrospect, it took several months for D to stablize his mood and behavior in transition to a new class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Mrs K very often felt helpless and unsupported at school as most teachers showed concern about her son’s behavior without knowing what exactly to do to manage the need of a gifted child with varying social difficulties.

When Mrs K tells me that she is so pleased to find her son’s class teacher helpful and keen on discovering who he is, I can see her eyes radiant of excitement and inner strength. She says that the class teacher initiates a meeting to find out the individual characteristics and needs of her son. She shows D’s the student diary for me to read the notes jotted by the teacher. It’s absolutely important observation and feedback contributing to effective teacher-parent collaboration. Mrs K asks me to follow up what the teacher recommends. For example, it mentions about the D’s sharing information at unsuitable times. I then provide training and parent coaching with regard to sharing information at appropriate time. At the end of the session, I write a note next to the teacher’s feedback. How effective it is!!

What impresses me is the approach of the teacher. It makes a big difference to Mrs K who feels supported and hopeful. I haven’t met the teacher yet. I am sure it’s going to be a turning point in Mrs K and her son’s school experience in 2014-2015 academic year.

It is delightful experience to find how a parent of a child with multiple exceptional needs is influenced by the teacher.

The impact could be amazing and life changing.

0

馬術治療 自閉兒打開保護殼

【聯合報╱林傑凱/傷健策騎協會馬術治療師】
馬術治療 自閉兒打開保護殼
自閉兒其實對周邊環境非常敏感,透過馬術治療,可為他們開啟視覺、聽覺、嗅覺及觸覺的世界,觀察孩子與馬兒關係的細微變化,能夠讓我們更理解他們。

自閉兒接觸新事物需要許多步驟,先讓馬兒進入孩子的世界中,感受馬兒對孩子的反應,馬兒如果對孩子恐懼,氣氛會傳染給孩子,馬術治療師必須幫助馬兒與孩子傳遞感情。

孩子會回避與人的眼睛對視,但不會排斥與馬兒對視。自閉兒喜歡動物的世界,對孩子來說,馬兒不是環境中會產生威脅的因素,馬兒不會主動與他說話、注視他或要求他做任何事。相反來說,馬兒提供孩子想要的動態刺激環境。

自閉兒不喜歡身體接觸,但將孩子放在馬背上以後,就強制孩子必須與馬兒互動,學習如何去影響牠、指導牠。初期先放置馬鞍讓孩子坐在馬背上,只有腳、腿部內側接觸馬兒,讓他感覺到馬兒的氣味、叫聲、動作等。孩子會馬上意識到,他的一舉一動也影響馬兒。

孩子的學習受身體姿勢影響,自閉兒通常會有胸部過度伸展、手臂後伸的姿勢,而無法抓取手中的物品,不利於探索環境變化。

然而在馬背上,孩子自然地被引導。馬鞍提供動態的環境,孩子的骨盆可以自由在馬背上移動,自然地帶出骨盆動作,挺直脊柱,引導頭部轉動去觀看周邊,感受馬兒繞圈時,視覺上的變化,建立與其他物體的空間及距離感。

馬術治療透過馬兒進入自閉兒的世界裡,馬背上近似於搖籃的動作,協助孩子接受環境變化。

自閉兒通常遮罩了外在刺激,且無法專注,坐在馬背上溫和且反復的動作下,提供自閉兒像在媽媽懷裡的環境,讓他打開保護殼,去接受、感覺外在環境的刺激。

觸覺及嗅覺是孩子最快能夠察覺到的刺激,所以當孩子熟悉馬兒之後,鼓勵以毛毯取代馬鞍,使馬兒體溫、毛髮、肌肉的感覺能夠進一步傳達,試著讓孩子接受有毛髮、柔軟且非固定形態的感覺刺激。

如果多位孩子一起參與,可設計活動,例如輪流牽著馬兒行走,讓孩子感受領導及被領導的心態。透過馬兒及活動,提供多元的環境讓孩子成長。

馬術治療協助孩子在運動中找尋快樂與生命的美好。

當自閉兒適應了馬場環境變化,孩子便能夠提高他們的騎行技能,如步行(Walk)、快步走(Trot)和慢跑(canter)等,慢慢都能夠得心應手。

馬術治療提供孩子掌控自己的體驗,或許能改變孩子不喜歡自己身體的心態,他會發現自己享受與馬兒共處的動作經驗,發現自己具有掌控的能力。

【2014/07/10 聯合報】

文來自:http://mag.udn.com/mag/life/storypage.jsp?f_ART_ID=523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