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閉兒:執起劃筆打開心窗

20130916-230923.jpg

[感動我心]

今年八月我在美國肯德基省開世界天才會議時,與華煊及其姊姊和媽媽相遇,有一夜晚,我和華煊媽媽侃侃而谈,眨眼已是夜半,過程令我感動落哭。在此邀請大家分享她們的故事。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心理健康-用繪畫溝通-自閉兒打開心窗-20130916000686-260113

0

DLF 大龍鳳

20136510537345
DLF 泛指「大龍鳳」
Da Loan Fung 的簡稱。

Dung Da Lun Dung Dung 🎵🎼🎶🎧🎼🎶🎵

講到粵劇大龍鳳,可謂家傳互曉。在輔導室裏,我碰過林林種種的家庭衝突(小、中、大型),別有一番體會。

見過那麼多家庭「大塲面」,我也想總結一下多年的觀察和心得,讓更多人察覺到家庭生活有如DLF「大龍鳯」,管他悲歡離合,恩怨情愁,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须知地球上每個角落,每時每刻都有不同的家庭進行著不同劇目的DLF。上演不是錯,翻播亦非大問題。但無限重播,無意識地「翻炒」再「翻炒」仍無知覺,毫不反抗,才是問題。

最值得注意的,是每戶都有獨創一格的DLF。類似一幕幕「折子戲」。

當事人可能「當局者迷」,每次家人之間有爭吵,大家傷心過後,不知不覺放下了傷感,無再深思反省。不過,隔了一段時間,類同的爭吵又再「捲土重來」,慣做鬧人的,專「責」鬧人。慣做被批鬥的,次次受批。當事人往往無留意到家中DLF原來時時「翻炒」。

電視節目短時間內「翻炒重播」,隨時惹起觀眾投訴,但DLF密密在家「翻炒」卻少有家庭投訴,可能當局者迷「真係唔覺」。

即使經驗豐富,筆者家中亦有DLF。演得多,其實很傷神,最後得益是誰?勉強說來,可能是精神科醫生的診所得益,唉!何苦呢?(諗深一層,精神科醫生都嫌煩!難怪佢地木口木面,笑唔出。)

所以,家有DLF不足為奇。重要是,事後大家真心反覆玩味,看透續齣DLF的脈絡和佈局,私下願意用心悟一悟彼此的對白有否需要修改,盡可能做些「剪接」。最高境界是簡潔脷落,絶不拖泥帶水,婆婆媽媽。

對,效率第一,命長久。